文檔庫

最新最全的文檔下載
當前位置:文檔庫 > 高三二輪專題卷:文言文閱讀(一)(黑龍江)

高三二輪專題卷:文言文閱讀(一)(黑龍江)

  2012屆高三二輪專題卷:文言文閱讀(一)(黑龍江)

  一、文言文閱讀(19分)

  閱讀下面一段文言文,完成4—7題。

  江天一傳

  清·汪琬   江天一,字文石,徽州歙縣人。少喪父,事其母及撫弟天表,具有至性。嘗語人曰:“士不立品者,必無文章。”前明崇禎間,縣令傅巖奇其才,每試輒拔置第一。年三十六,始得補諸生。家貧屋敗,躬畚土筑垣以居。覆瓦不完,盛暑則暴酷日中。雨至,淋漓蛇伏,或張敝蓋自蔽。家人且怨且嘆,而天一挾書吟誦自若也。   天一雖以文士知名,而深沉多智,尤為同郡金僉事公聲所知。當是時,徽人多盜,天一方佐僉事公,用軍法團結鄉人子弟,為守御計。而會張獻忠破武昌,總兵官左良玉東遁,麾下狼兵嘩于途,所過焚掠。將抵徽,徽人震恐,僉事公謀往拒之,以委天一。天一腰刀首,黑夜跨馬,率壯士馳數十里,與狼兵鏖戰祁門,斬馘大半,悉奪其馬牛器械,徽賴以安。  順治二年,夏五月,江南大亂,州縣望風內附,而徽人猶為明拒守。六月,唐藩自立于福州,聞天一名,授監紀推官。先是,天一言于僉事公曰:“徽為形勝之地,諸縣皆有阻隘可恃,而績溪一面當孔道,其地獨平,是宜筑關于此,多用兵據之,以與他縣相犄角。”遂筑叢山關。已而清師攻績溪,天一日夜援兵登陴不少怠;間出逆戰,所殺傷略相當。于是清師以少騎綴天一于績溪,而別從新嶺入,守嶺者先潰,城遂陷。   大帥購天一甚急。天一知事不可為

,遽歸,屬其母于天表,出門大呼:“我江天一也!”,遂被執。有知天一者,欲釋之。天一曰:“若以我畏死邪?我不死,禍且族矣。”遇僉事公于營門,公目之曰:“文石!汝有老母在,不可死。”笑謝曰:“焉有與人共事而逃其難者乎!公幸勿為吾母慮也。”至江寧, 總督者欲不問,天一昂首曰:“我為若計,若不如殺我。我不死,必復起兵。” 遂牽詣通濟門。既至,大呼高皇帝者三,南向再拜訖,坐而受刑。觀者無不嘆息泣下。越數日,天表往收其尸,瘞之。而僉事公亦于是日死矣。   當狼兵之被殺也,鳳陽督馬士英怒,疏劾徽人殺官軍狀,將致僉事公于死。天一為赍辨疏,詣闕上之;復作《吁天說》,流涕訴諸貴人,其事始得白。自兵興以來,先后治鄉兵三年,皆在僉事公幕。是時,幕中諸俠客號知兵者以百數,而公獨推重天一,凡內外機事悉取決焉。其后竟與公同死。雖古義烈之士,無以尚也。

  予得其始末于翁君漢津,遂為之傳。   汪琬曰:方勝國之末,新安士大夫死忠者有汪公偉、凌公與僉事公三人,而天一獨以諸生殉國。予聞天一游淮安,淮安民婦馮氏者肝活其姑,天一征諸名士作詩文表章之,欲疏于朝,不果。蓋其人好奇尚氣類如此。天一本名景,別自號石嫁樵夫,翁君漢津云。

  (選自《古文鑒賞辭典》)   4.對下列句子中加點的詞的解釋,不正確的一項是(3分)

  A.盛暑則暴酷日中大帥購天一甚急。天表往收其尸,瘞之天一為赍辨疏赍江天一立品者家人且怨且嘆,而天一挾書吟誦自若也 天一方佐僉事公,用軍法團結鄉人子弟,為守御計是宜筑關于此,多用兵據之,以與他縣相犄角我為若計,若不如殺我我不死,必復起兵自兵興以來,先后治鄉兵三年,皆在僉事公幕淮安民婦馮氏者肝活其姑,天一征諸名士作詩文表章之歙縣縣令傅巖好奇尚氣遽歸,其母于天表,出門大呼:我江天一也!遂被執。既至,大呼高皇帝者三,南向再拜訖,坐而受刑。立即回家,把母親托付給弟弟天表,出門大叫:我就是江天一!于是被逮捕。遽于天表我江天一也到那里,江天一高呼“高皇帝”,向南面,拜完,坐下來受刑。高皇帝者三南向江天一,字文石,徽州歙縣人。父親,侍奉他的母親,扶養弟弟天表,有著性。他曾經對別人說:“一個讀書人,不樹立好的道德品行,就必然沒有好文章。”前朝明末崇禎年間,歙縣縣令傅巖認為他才學,每次縣里童生的歲試,總是選拔他為第一名。但到三十六歲,才補上一名生員。他家里很窮,房屋殘破不堪,就自己動手用畚箕挑土筑墻而住。屋上蓋的瓦片不齊全,大熱天就暴曬在酷熱的太陽中;下雨天,全身被雨淋得象蛇一樣蜷伏著,或是張起破傘來遮擋一下。家里的人一面埋怨,一面嘆息,然而天一卻捧著書本朗讀,和平常一樣。 天一雖文人而出名,卻深刻沉著,足智多謀,特別受到同郡僉事金聲的賞識。在那個時候,徽州一帶盜匪很多,江天一便輔助僉事金聲,用軍隊的辦法團結組織鄉里的年輕人,作好防守的打算。適逢張獻忠攻破了武昌,總兵官左良玉向東逃跑,他部下那些廣西土司的軍隊在半路上發生叛亂,所經地放火搶劫。將要到達徽州時,徽州人非常震驚恐懼。僉事金聲計議派兵去抵抗,把這件事委托給了天一。天一佩腰刀,裹頭巾,黑夜里騎著馬,率領一批勇士奔跑了幾十里,與叛亂的廣西土司軍隊在祁門進行激戰,殺死了叛兵一大半人,奪取了他們所有的牛馬和兵器,徽州城依賴這次戰役而得以平安。

  清順治二年夏五月,江南,各州縣見勢紛紛歸附清朝,但徽州人民還是為明王朝堅守抵抗。六月,明宗室唐王朱聿鍵在福州稱帝,聽說江天一的名聲,便委任他為監紀推官。在此之前,天一對僉事金聲說:“徽州是個地勢優越的地方,各縣都有險要之處可以依賴,只是績溪那一面正當交通要道,那里地勢特別平坦,因此應該在那里建筑關口,多派兵駐守,以和別的縣相互配合,夾制敵人。”于是在績溪筑起了叢山關。不久,清兵攻打績溪,江天一日夜手持兵器登城防守,不松懈。有時出城迎戰,雙方死傷大致不相上下。于是清兵用少數騎兵在績溪牽制住江天一,而另外從新嶺進攻。守嶺的人先敗逃了,績溪城終于淪陷了。   清軍的主將非常急迫懸賞捉拿天一。江天一知道抗清之事已沒有希望,立即回家,把母親托付給弟弟天表,出門大叫:“我就是江天一!”于是被逮捕。清軍中有知道天一的,想釋放他。天一說:“你以為我怕死嗎?我不死,災禍將是全家被殺!”在營門口遇見了僉事金聲,金聲看著他說:“文石,你還

免費下載Word文檔免費下載: 高三二輪專題卷:文言文閱讀(一)(黑龍江)

(共8頁)
街机棒球小子